涉“高利贷”刑民交叉问题

2021-02-03 11:34:38 来源: 浏览:
涉“高利贷”刑民交叉问题
 
围绕“高利贷”和“高利贷”追索行为的刑民交叉问题,一方面是2015年以来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对高利放贷行为的明确禁止,一方面“扫黑除恶”、“回头看”等司法运动过程中涉2015年以前的“高利贷”问题泥沙俱下。“职业贷”、“套路贷”本身争议不多,但民间偶发高利贷的超高利息对事实、行为的影响,却不无困惑和争议。为了追索债务,将借款人控告为“诈骗犯”,为了逃债,上访称放贷人是“黑社会”、“恶势力”。“不是谁吃亏谁就有理”,以私利挟持公器,动辄入刑,以刑代行、以刑代民,将对放贷人的民事违法行为的拨高打击,成为“实现他人、社会、国家目的的手段”。
 
高利贷”的定义
 
《民法典》已于2020年5月28日颁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六百八十条,明确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再结合刑事法律规范,以债权债务纠纷根据是否涉嫌犯罪为标准,可以将民间“职业贷”犯罪行为、“套路贷”犯罪行为和民间偶发放贷行为,根据是否具有高利特征,民间偶发放贷借贷(非金融机构发放的贷款)可再次分为民间偶发低息贷和民间偶发高利贷(以下简称高利贷)。
 
因追诉“高利贷”犯罪行为的界定
 
  • 关于自力救济

    自力救济又称私力救济,是指权利主体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依靠自身的实力,通过实施自卫行为或者自助行为来救济自已被侵害的民事权利。行走于公力救济边缘的私力救济,是人类社会最初的权利救济方式,也是最悠久的纠纷解决方式;在现代社会中,虽然国家倡导依法定程序行使权利,但仍无法完全否认私力救济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合理性,出于各种原因,绝大多数民间矛盾仍然需要依靠自力救济来实现权利保障。对于追索“超高利率”的“自力救济”行为,比如交涉谈判、私力强制、斡旋调解等,具有民间性和非官方性,方式灵活,留置、抵消、提存等自力救济方式也得到民法规范的确认。

    (二)“恶意债务人”对行为性质的影响

    “恶意债务人” 通常对涉贷债权人的追索行为负有相当责任。很多情况下,恶意债务人同诈骗类犯罪的犯罪分子似乎仅有证据意义或者罪量上的区别。“债权人看中的是利率,债务人看中的是你的本金”。恶意债务人,通常表现为采取不接听电话等方式拒不露面、无法查找,逃避核对账目,使得债权人处于债权“空置状态”,面临资金损失的巨大风险。此时,债权人采取一定措施查找债务人甚至迫使债务人露面的手段,一定程度上是无奈之举;要求债权人高度容忍债务人的挥霍财产、逃避履行债务的行为,恶意债务人,严格依法定程序追索债权而不采取任何私力救济措施,有时并不符合情理、事理。

    (三)追索高利贷行为罪与非罪的界分

    追索高利贷的行为手段与追索普通民间偶发低息债务的手段在行为表现上并不具有明显的差异,甚至可能高度重合。在一般性的协商、追讨不能实现目的的情况下,电话滋扰、跟踪、恐吓、威胁、侮辱、打骂乃至限制人身自由都是在实务中常见的追债手段。

    1.寻衅滋事罪。理论及实务通说认为,寻衅滋事罪类属于扰乱社会秩序犯罪,源自“流氓罪”,无事生非、逞强耍横、无端滋扰社会秩序是本罪的根本特征。无论以追索民间偶发低息债务为目的,还是以追索民间偶发高利贷为目的,亦或是追索职业贷,由于债权债务本身仍是双方自愿协商产生,债务人特定、事发原因特定,一般不及于债务人以外的第三人或第三方秩序,对一般社会秩序的影响有限,不符合本罪的犯罪客体,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具体而言,寻衅滋事罪的四项罪状行为相较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等犯罪的入罪标准更低,显然将行为人流氓滋事的恶性作为加权因素,而追索债务的目的和行为一般不具有这种加权因素,即使客观行为表现或行为后果等数量要素大体相当,也不具有罪质要素。即流氓滋事(罪质)+具体罪状行为及后果(罪量)=寻衅滋事罪;仅有具体罪状行为及后果(罪量)不能构成寻衅滋事罪。

    2013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注意这里并没有限定为合法债务)等纠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除外。按照三阶层犯罪构成理论,既使认为追索债务的行为同时符合了寻衅滋事罪四种具体行为表现的一项或多项,从而满足构成要件符合性特征,因追索特定合法或大体合法(高利贷的本金及不属于高息部分)的债权,行为人的行为具有自力救济性质且没有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排除违法性,而不构成本罪。

    2.故意毁坏财物罪。为追索债务,故意毁坏债务人财物泄愤的案件时有发生。对此,本文认为,应区别故意毁损财物的价值而定。财物价值与债务大体相当,尤其是显著低于债务金额,案发后行为人及时表示与债务抵销的,由于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属于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犯罪,而侵犯的他人财产权利与债权人的债权权利具有同质性,故意毁坏财物行为客观上同时产生债权人对债务人的相应赔偿之债,等同于双方互负债权债务,依法可通过债权抵销而及时实现(抵销自通知到达对方之时生效),并不会真正造成债务人额外的财产损失,而属于一种债权人变相自损的行为。

    3.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与故意毁坏财物罪不同,为追索债权剥夺、限制或非法拘禁债务人,超出了自力救济的一般范畴,针对的是债务人的人身、自由权益,造成法定后果的,应当分别按照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4.侵占罪、强迫交易罪。以追索债务为由,在债权范围内强占债务人财产以抵充债务的,排除侵占罪的犯罪构成,理由同故意毁坏财物罪。强占债务人财产超过债权限度的,可以构成侵占罪。以追索债务为由,强迫被害人置换财物充抵本息的,以同样理由排除强迫交易罪的犯罪构成。超过债权本息的,可以构成强迫交易罪。

    需要指出的是,追索约定但属高息性质“债权”,故意毁坏财物、侵占、强迫交易的,应区分情况分别判断。债务人明确主张超高利息无效、拒绝给付,债权人仍然实施上述行为,属于明知高息部分不具有合法性而为之,主观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可以构成犯罪;债务人始终未予主张超高利息无效,导致债权人为追索包括高息部分债权实施上述行为的,因债务人、债权人双方对超高利息的约定均存在过错,不能认为债权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不应以犯罪论。对于不宜以犯罪论处的行为,应当引导债务人积极通过公安机关和人民法院来解决,对一般违法行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或者通过人民法院解决债权债务纠纷以及侵占、置换及故意毁坏财物产生的争议,这也是刑罚体系化、刑事一体化的基本要求。

    (四)结伙或有组织追索高利贷行为与“恶势力”犯罪的界分
    高息约定“无效”不等同于“非法”,“高利贷”不等同于“非法债务”,追索“高利贷”不能等同于具有“牟取非法利益”目的,也不具有欺压、残害群众的罪质,一般也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四个特征。这些前提不仅对追索“高利贷”行为性质的认定有重要意义,对是否构成“恶势力”、“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判断同样至关重要。
 
将较早时期发生的、尤其是2015年以前发生的、利率超过36%的民间借贷(包括偶发和营业性两种情况),因不能以职业贷定罪处罚,却将民间自力救济中产生的一些尚不分别构成故意伤害、故意杀人、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等犯罪的行为,拨高认定、合并认定为“寻衅滋事”、“恶势力”,则不仅是对当事人的非正义,对群众观念的颠覆,更是对国家法律实施的严重破坏。
 
(转自网络,侵删)
 

推荐律师

更多团队律师>>
联系我们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公众号
微信咨询律师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首页 律师团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